,歡迎來到華誠知識產權官網!
華誠知識產權淘寶店鋪
池州市華誠知識產權事務有限公司

公司簡介

產品中零部件的外觀設計專利侵權判定實例

產品中零部件的外觀設計專利侵權判定實例

【摘要】

我國外觀設計專利的審查和保護都與產品密切結合,其專利權的保護范圍受到產品類別的限制。對于將侵犯外觀設計專利權的產品作為零部件制造另一產品并銷售的情形,是否構成專利法十一條所規定的“銷售”行為,則需要根據作為零部件的侵權設計與最終產品的位置關系及起到的視覺效果作綜合判斷。本文將結合一則透明產品中零部件的外觀設計侵權案例進行探討。

 

【關鍵詞】

透明產品  零部件外觀設計  侵權判定

 

【案情簡介】

公民甲是一項名為“鋁型材”的外觀設計專利的專利權人,該鋁型材系一種玻璃移門產品中用于鑲嵌玻璃的鋁型條,其外觀設計整體呈細長條形狀,其設計要點在于該細長條的兩個對稱的端面(主視圖所示),其端面呈兩個相對的“個”字通過一個反“C”字(開口朝左)相連的造型。該外觀設計產品投放市場后十分暢銷。2015年5月,甲在南京移門博覽會上發現,乙公司展出并銷售的移門產品中采用的鋁型條與其專利設計相同,遂公證購買了乙公司銷售的涉嫌侵權的玻璃移門產品進行證據保全,并訴至法庭請求判令乙公司停止生產、銷售及許諾銷售的侵權行為,賠償甲經濟損失20萬元,并由乙公司承擔維權費用及訴訟費。同年12月,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駁回了原告甲的全部訴訟請求。

 

【案件評析】

本案中,被告乙公司在主張其銷售的涉案玻璃移門產品合法來源的同時,援引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犯專利權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司法解釋)第十二條“將侵犯外觀設計專利權的產品作為零部件,制造另一產品并銷售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屬于專利法第十一條規定的銷售行為,但侵犯外觀設計專利權的產品在該另一產品中僅具有技術功能的除外”,認為被訴侵權設計系整個玻璃移門產品中的一個零部件,由于該零部件在玻璃移門產品中的可視部分(即鋁型條與其鑲嵌的玻璃相平行的兩個面,相當于授權設計的俯仰視圖)不能體現其設計要點,而能體現其設計要點的兩個端面(對應于授權設計的主視圖)延伸到移門邊框中不可見,其鑲嵌玻璃的上下兩個端面(對應于授權設計的左右視圖)無法清晰辨認,并且鋁型條在整個玻璃移門產品中的視覺效果甚微,僅起到鑲嵌玻璃的功能性作用,因而不能認定為侵權。但判決書引用的是上述司法解釋的第十條、第十一條,認為盡管在對涉案玻璃移門進行破壞性拆解后得到的被訴侵權設計落入授權外觀設計專利權的保護范圍,但從玻璃移門的正常使用狀態來看,無法判斷被訴侵權設計的整體視覺效果,當然也不能將授權設計與被訴侵權設計進行有效的比對,因此被告乙公司不構成對甲授權外觀設計專利權的侵權。

綜合本案,對于將侵犯外觀設計專利權的產品作為零部件制造另一產品并銷售的案件,筆者思考并總結了如下幾個問題:

 

一、“一般消費者”應以最終產品的直接消費者為基準。

 

這里的“一般消費者”并不是指將零部件與授權設計進行具體比對時所依據的標準,而是指判斷零部件相對于最終產品的視覺效果時所采用的判斷視角。如果零部件(相當于專利產品)與最終產品不屬于相同或類似產品,那么其各自的消費群體也多為不同。對于最終產品的受眾來說,其更關注的是該最終產品的外觀和性能,而對于構成最終產品的零部件可能就不會加以關注,此時若仍以零部件的消費者的視角來判斷最終產品,則相當于人為地把該最終產品中的零部件予以放大性地關注,那么得出的結論顯然是不客觀公平的,這也是與我國外觀設計保護制度設計的初衷所不相符的。

 

對于本案乙公司來說,乙公司銷售的產品為玻璃移門,其消費群體可能是裝修公司或者準備裝修的其他主體;甲的授權設計的專利產品是玻璃移門中的鋁型條,其消費群體是生產玻璃移門的生廠商。從前者裝修公司或其他裝修主體的知識水平和認知能力看來,其從購買到使用的過程中,所看到的、所熟悉的都是玻璃移門整體的設計,其消費者不可能會貼在移門上仔細觀看鋁型條的紋路走向,尤其是在該鋁型條鑲嵌的玻璃的色彩或圖案更奪人眼球的情況下。因此,對于玻璃移門的消費者來說,普通鋁型條的設計并不會影響其對玻璃移門的購買需求。從后者玻璃移門生廠商的視角來看,其采購的鋁型條是未經二次加工的商品,其在正常使用狀態下能夠看到該鋁型條的六個面,并能夠在該鋁型條的設計要點上投入一定的注意力。因此,對于采用授權設計作為零部件生產另一最終產品的,應以最終產品的消費者的視角來綜合判斷該授權設計在最終產品視覺效果中所起的影響。

 

二、對最終產品中零部件外觀設計的考察,應以該最終產品的正常銷售、使用狀態為準。

 

本案庭審過程中,為了將玻璃移門產品中的鋁型條與授權設計進行比對,原告甲對該玻璃移門產品使用了破壞性拆解的方式,將鋁型條鑲嵌的玻璃全部擊碎,然后從門框中取出一小段進行判斷。其實在本案原告甲確認了要對移門進行拆解才能進行判斷的環節時就可以得出不侵權的結論,因為最終產品之所以能夠在相關市場中流通及使用,主要依賴的就是其外觀及功能,這也是相關消費者選購該最終產品的原因所在。而吸引消費者選購最終產品的外觀,正是其在正常流通及使用狀態下的外觀,通過破壞性拆解得到的零部件外觀是不體現在這種初始外觀當中的。因此,對最終產品予以破壞后得到的零部件的外觀并不構成消費者選購最終產品所考慮的因素,該最終產品不會構成對外觀專利產品相關市場的競爭擠占,自然也就失去了對其保護的意義。

 

三、零部件與最終產品的位置關系及視覺效果,是決定零部件外觀設計是否構成對授權設計侵權的重要因素。

 

零部件與最終產品的位置關系及視覺效果有如下幾種:

 

1、零部件完全被包含在最終產品的內部,并在最終產品正常銷售及使用狀態下非經破壞性拆解無法得到零部件。此種情況下,從最終產品的外部無法觀察得到零部件,該零部件的外觀對于最終產品的視覺效果當然不起任何作用和貢獻,此時可以適用司法解釋第十二條的規定。但對于可以從最終產品內部取出的零部件,如玩具蛋中的小雞造型玩偶等組合類產品,則應被認定為侵權。

 

2、零部件完全暴露在最終產品的外表面,由于最終產品的外觀體現了授權設計全部的外觀,不論該零部件是否可從最終產品上拆卸下來,均應被認定為構成對外觀設計專利權的侵犯。

 

3、零部件的一部分暴露在最終產品的外表面。此時需要分三種情況進行考慮:如果暴露在最終產品外表面的部分沒有體現授權設計的設計要點,僅僅為普通設計、慣常設計,并且以最終產品的一般消費者看來該零部件的可視部分在最終產品中視覺效果甚微,那么應該視為授權設計在最終產品的正常流通、使用狀態下不產生視覺效果,說明該授權設計在最終產品中并未發揮用于市場競爭的裝飾美感作用,此時亦可援引司法解釋第十二條關于技術功能性使用的規定,從而不應當被認定為侵權。如果授權設計僅有一部分的設計要點在最終產品的正常流通、使用狀態下可視,則應該認定為該零部件相對最終產品產生了視覺效果,此時可結合司法解釋第十一條關于整體視覺效果的規定進行綜合判斷。如果授權設計的全部設計要點在最終產品的正常流通、使用狀態下可視,則判斷規則與第2項零部件完全暴露在最終產品的外表面的情況一致。

 

4、零部件被包含在透明最終產品的內部。此種是上述三種位置關系之外的一個特殊情況,但其判斷要點依然離不開上述三種位置關系,即透過最終產品的材質,考量零部件能夠觀察得到的部分是否體現了授權外觀設計的設計要點。有些透明材質如玻璃、樹脂、硬質塑料等,從正面能比較清晰地觀察到其后的零部件,但由于其邊緣存在一定的厚度,因此從其邊緣端面可能無法清晰地識別零部件的相應部位。因此,即使最終產品是透明的,但出于材質透明度及設計要點所在部位的位置等緣故,在最終產品正常使用狀態下如果授權設計的設計要點無法透過最終產品全面清晰地辨識,那么仍然無法認定為侵權。例如本案例中,體現鋁型條設計要點的兩個端面由于埋入到移門邊框中不可見,僅能體現鋁型條部分設計要點的兩個端面(即鑲嵌有玻璃的面)即使經仔細觀察也模糊不清,唯一清楚的是與玻璃平行的兩個面。又基于該鋁型條可視部分在玻璃移門的整體中可忽略不計,因此應認定該鋁型條在玻璃移門中僅起到鑲嵌玻璃的技術功能作用。

 

綜上所述,對于將侵犯外觀設計專利權的產品作為零部件制造另一最終產品是否構成侵權的判定,需要以最終產品的一般消費者的知識水平和認知能力出發,考察在該最終產品的正常銷售、使用狀態下,零部件的可視部分是否落入了授權設計的保護范圍。筆者認為,對于審理侵犯專利權糾紛司法解釋第十二條的規定不應僅作字面理解,即使零部件有一部分是暴露在最終產品之外、消費者可見,但如果該可視部分并不體現授權設計的設計要點,或者僅屬于慣常設計、現有設計,并且對最終產品的視覺效果未起到市場競爭的影響,那么可以納入本條款所規定的僅具有技術功能的情形。當然,在此種情形下被告亦可依據上述司法解釋第十一條,主張零部件的可視部分并未體現授權設計的設計要點,無法進行整體視覺效果的綜合判斷,從而雙管齊下達到提高抗辯成功率的效果。(孫雪)
龙珠激斗1.7